<source id="ydfuc"></source>

<acronym id="ydfuc"><legend id="ydfuc"><blockquote id="ydfuc"></blockquote></legend></acronym>
  1. <output id="ydfuc"><legend id="ydfuc"><blockquote id="ydfuc"></blockquote></legend></output>
      <code id="ydfuc"><rt id="ydfuc"></rt></code>
    1. 消費潛力正轉化為增長動力

      2018-08-10 07:24 來源: 經濟日報
      【字體: 打印

      國家統計局不久前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80018億元,同比增長9.4%,增速比一季度回落0.4個百分點。

      增速回落并不意味消費疲軟

      “不能因為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放緩,就認為消費表現疲軟。”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分析說,消費需求不僅包括貨物消費,也包括服務消費,如教育服務、交通和通信服務、文化藝術服務等,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并不包括服務消費。而且,上半年很多消費品進口增長也比較快,說明國內需求依然比較旺盛。

      “總的來看,消費品市場總體保持較快增長。國內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持續增強,成為經濟增長的第一驅動力。上半年,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比資本形成總額貢獻率高47.1個百分點。”國家統計局貿易外經司司長孟慶欣表示。

      近年來,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及消費觀念的轉變,我國居民消費從注重量的滿足轉向追求質的提升。一方面表現為實物消費里升級類商品增長速度加快,另一方面服務消費保持了較快增長。

      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上半年,代表居民消費升級方向的運動型多用途汽車(SUV)銷售同比增長9.7%,增速比基本型乘用車(轎車)高4.2個百分點。

      在居民消費支出里,服務消費的比重每年大概提高1個百分點,目前約為50%。服務消費的比重能夠持續提高,說明服務消費的增長速度用現價計算,比實物消費增長速度要快。

      消費增長還有多大空間

      近年來,“雙11”“618”等網絡購物活動取得成功,既得益于商家營銷策略的精準,同時也說明我國消費市場的空間巨大,消費增長的潛力很大。

      “我國正處于從中等收入向高收入國家邁進的階段。人們已經逐漸從滿足物質富足向滿足精神需要轉變。而且,消費升級的過程會有很強的集聚效應,人們對新興消費的需求往往是爆發式的,使得新興消費從萌芽到活躍的時間周期大幅縮短。”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說。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黃志龍表示,盡管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有所回落,但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保持高位,我國居民消費擴張的前景依然可期。此外,居民消費升級的重要特征之一是服務性消費逐漸取代商品性消費的主導地位。與一些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居民服務性消費支出占居民消費總支出的比重仍然偏低,服務消費增長潛力可觀。

      有專家指出,當前我國消費品市場供給充裕、品類豐富,居民的消費需求已從過去的“有就可以”,轉向對高品質產品的追求,從實物消費轉向實物消費與服務消費并重;而且,隨著交通等基礎設施條件的改善以及農民收入的增長,農村消費市場的增長空間也得到極大提升。

      將潛力變為增長動力

      盡管我國居民消費仍具有較大的潛力,但這一潛力要變成現實,還需要克服一系列障礙和挑戰,其中較為突出的是高品質商品和服務有效供給仍然相對不足。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副校長(副院長)王東京表示,隨著我國經濟實力不斷提升,居民收入迅速增長,對優質商品和服務的需求日益強烈,但是由于目前國內的供給質量無法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導致大量國內消費需求轉向出境購物和“海淘”,而國內本土產品卻嚴重滯銷。我國不是需求不足,而是需求變了,供給卻沒有變,質量、服務跟不上。

      黃志龍認為,在服務業有效供給方面,我國醫療、教育、文化娛樂等服務業的有效供應和競爭力不足,境外求醫、境外求學、境外旅游娛樂已經進入國內普通家庭,這使得在2010年至2017年期間,我國服務貿易逆差從151億美元快速增長至2395億美元。

      因此,要釋放居民消費潛力,就必須堅定不移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立足于從供給側擴大內需。企業必須不斷提升產品品質,通過開展個性化定制、柔性化生產,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要始終保持改革創新的激情與活力,加快淘汰落后產能的步伐,加速培育有市場競爭力的新產業和新產品,從而實現供給結構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躍升。

      居民杠桿率居高不下,也是制約消費增長的重要因素。黃志龍建議,要對居民和家庭減稅降費,提高居民和家庭可支配收入,同時,完善社會保障體系,特別是養老體系,使更多的家庭敢于消費。

      專家建議,要豐富信息消費內容,加快構建新一代國家信息基礎設施;打造新型旅游產品,加強旅游景點基礎設施建設;多措并舉,鼓勵境外消費回流;培育綠色消費理念,完善有關綠色消費的法律法規。(記者 林火燦)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白宛松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
      酒色